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> 长垌乡 >

遥遥寻梦路 缱绻瑶乡情——记一位老摄影记者的瑶乡寻梦之旅

发布时间:2019-07-22 21:08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45年前的1974年,作为陆军第41军政治部的摄影记者,他随“爱民模范连”来到了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长垌乡;

  45年来,不论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,还是在特区的峥嵘岁月,他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那片翠绿的山冈和那群天真活泼的孩子;

  金秀连绵起伏的山峦,早就浸染在青翠欲滴的墨绿色世界里。一个阴雨连绵的春日早晨,黄慕超一行驱车出发。刚离开县城不久,大雾弥漫,道路能见度极差,十米开外根本看不见,老天还飘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。黄老一边叮嘱司机注意安全,一边若无其事地与我们聊天。

  本想去长垌乡之前与县武装部打个招呼,但黄老一口拒绝,说是周日,又是私事,别去打扰人家。

  小车慢慢爬行着,30多公里的里程,我们足足走了将近两个小时。抵达长垌乡后,雨势更大了,似有春雨淋漓之势。我们随意在一处街边停了下来,径直走向了一户人家。

  当说明来意,并拿出当年照片时,第一位与我们接触的李芳兰说,照片中大都是六架村人。可在一旁的一位长者指着照片对李芳兰说:“这位不是你吗!”李芳兰惊讶了:“是我?”此时,又有几个人凑过来看照片,并连连说是。

  往事悠悠,岁月蹉跎。原来,李芳兰家里很穷,母亲早早去世,她从小就挑起照顾弟妹的重任,加上前些年丈夫去世,岁月的苦难,使她竟然认不出自己曾经的青葱模样,更忘记了曾有过照相这件事。

  瑶民们知道我们的来意后,为黄老不远千里从深圳赶来还愿的精神感动,纷纷辨认照片上这个是谁,那个是谁。由于照片中的大部分人在六架村,黄老建议我们立刻前往。就在我们离开之际,走来一位老妇人。她默默地看着照片,缓缓地指着照片中的一个人说:“他就是我的丈夫,已经去世了。”黄老连连说道:“他就是当年的书记,我们还是好朋友呢。”荏苒45个春秋岁月,生老病死,也是自然规律。但黄老得知好友离世的消息后,不免还是心情沉重。

  李芳兰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,她搭乘我们的小车带路。不多久,雨歇了,车子在六架村村口的小广场停了下来。此时,一大群人正在溪边修建桥梁,大家都停下手中的活计,围拢了过来。看到照片上一个个熟悉的面孔,大家一时炸开了。有的说,这个就是我;有的说,那个是某某;还有的说,相片里头有我的爸妈,还有我的岳母……

  此情此景,让黄老感慨万千。当年风华正茂的他,与“爱民模范连”的指战员们为这里的瑶寨山区修桥筑路,与瑶民兄弟姐妹一起歌舞联欢,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军民鱼水情。可岁月却如村前的溪流,不舍昼夜地淙淙而去。当年照片中的男女青年,已成了驼背弯腰的老头、老太太;当年照片中天真烂漫的小伙子、小姑娘,有的已做了爷爷、奶奶了。

  黄老问起当年的学校、村寨,村民们告诉他,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,他们已从山上搬到山下较为平坦开阔的地方了,就是现在的村子所在地。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,只见云雾缭绕,满目葱茏而又迷迷蒙蒙。往昔的学校、瑶寨,都被茂密的树木、植被覆盖了。黄老的心里陡然间充满一种莫名的怅然,但当他转身看到村子里停放着好几辆小车,再联想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时,心情渐渐开朗起来……

  一位背着孩子的村民指着照片说:“当年背上的那个孩子就是我,我的父母都还健在,我妈今年已经83岁了,我爸身体还好,刚才还在村子里转悠呢。”黄老听说后,赶忙前往他家。

  听说家里来了贵客,这位村民的母亲赶紧从被窝里爬起,穿上瑶族服装从里屋出来。黄老亲切地与她攀谈。岁月的风霜,能让一个人容颜衰老,黄老从这位瑶族老妪的眉宇间,看到了当年“女突击队员”的风姿。老人如今还可以自由行走,身体还算硬朗。

  离开六架村前,黄老要大家照一个合影,留作纪念。此时,从村子另一头走来一位长者。他兴高采烈地指着黄老说:“我认识你,你就是当年帮我们照相的摄影记者。”实际上,他比黄老还小一岁,黄老当年的照片,定格了他们青春的美好形象。

  中午,我们回到长垌乡。李芳兰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她家作客,说要亲自下厨招待我们。但黄老不想麻烦瑶族乡亲,我们就在边上找到一家小餐馆吃饭。李芳兰见状,赶紧从家里拿来山里特有的蜂蛹、烘焙过的小鸟和鱼干等,让我们美美地享用了一餐地道的山货。

  午饭后,我们回到了县城。晚上,我们一行人商量明早离开金秀。一个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出现了——

  原来,李芳兰在我们离开后,迅即把我们此行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。当晚,在县城里带孙子的李玉花就来了。她认出了照片中的自己,黄老连连点头。岁月如流水,当年的小姑娘如今也已退休在县城里颐养天年了。李玉花说,长垌乡明天有人想来看看黄老,并说在县农行工作的陶涛也专程从柳州赶回来见面……

  相见本来就不易,再见或许更难。听到这个情况后,黄老果断地放弃了原计划。

  第二天中午,我们约定在一家瑶寨菜馆见面。除了已经认识的李芳兰、李玉花外,在长垌乡没见到黄老的李庆,特地放下手中的活计赶来,说是怎么也要见上黄老一面。在县农行任职的陶涛,特地风尘仆仆从他儿子工作的柳州赶了回来。

  大家觥筹交错,话语滔滔。忆当年,谈往事,话别情。

  在陶涛的心目中,黄老在80岁高龄的耄耋之年,能念这份旧情,不顾旅途劳顿,从深圳来到偏僻的瑶寨,这本身就足以让人感动。他主动为午餐买了单,并一再要求晚上再作安排。盛情之下,我们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  晚餐席上,更加热闹了,人数更多了,原县文工团的胡玉英与陶桔红也来了。当年,她俩一个是“一曲清歌声绕梁”的歌唱演员,一个是“宫倾玉碎舞轻尘”的舞蹈演员。细心的胡玉英还特意从家里的老相集里,带来当年黄老为她们拍摄的靓照。照片中的她们,正是如花似玉的豆蔻年华,真真是肤如凝脂、吹弹可破的小美人啊!当晚,大家格外尽兴,谈笑风生。你说家庭亲情,我说工作履历。而黄老的到来,也为他们这帮多年难得一见的老同学创造了聚会的机会。

  次日清晨,怀着依依不舍的情谊,黄老一行就要离开金秀了。陶桔红等人赶来送行,大家依依话别。热情的瑶家人还送给大家好多土特产,小车的后备箱里,有陶涛送给大家的“瑶寨老酒”,每人的行李包中,有陶桔红专门托人从山里带来的蜂蜜。

  瑶家人的盛情,溢满了我们整个胸怀;瑶家人的礼节,更让我们体会到了各民族之间的和谐与友爱。

  就要离开金秀了,黄老无比感慨,当年落后、闭塞的瑶家山寨,如今正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。当年照片中的那群小朋友,尽管大都退休,但他们都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为瑶乡的建设发挥过积极作用。

  45年前的1974年,作为陆军第41军政治部的摄影记者,他随“爱民模范连”来到了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长垌乡;

  45年来,不论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,还是在特区的峥嵘岁月,他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那片翠绿的山冈和那群天真活泼的孩子;

  金秀连绵起伏的山峦,早就浸染在青翠欲滴的墨绿色世界里。一个阴雨连绵的春日早晨,黄慕超一行驱车出发。刚离开县城不久,大雾弥漫,道路能见度极差,十米开外根本看不见,老天还飘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。黄老一边叮嘱司机注意安全,一边若无其事地与我们聊天。

  本想去长垌乡之前与县武装部打个招呼,但黄老一口拒绝,说是周日,又是私事,别去打扰人家。

  小车慢慢爬行着,30多公里的里程,我们足足走了将近两个小时。抵达长垌乡后,雨势更大了,似有春雨淋漓之势。我们随意在一处街边停了下来,径直走向了一户人家。

  当说明来意,并拿出当年照片时,第一位与我们接触的李芳兰说,照片中大都是六架村人。可在一旁的一位长者指着照片对李芳兰说:“这位不是你吗!”李芳兰惊讶了:“是我?”此时,又有几个人凑过来看照片,并连连说是。

  往事悠悠,岁月蹉跎。原来,李芳兰家里很穷,母亲早早去世,她从小就挑起照顾弟妹的重任,加上前些年丈夫去世,岁月的苦难,使她竟然认不出自己曾经的青葱模样,更忘记了曾有过照相这件事。

  瑶民们知道我们的来意后,为黄老不远千里从深圳赶来还愿的精神感动,纷纷辨认照片上这个是谁,那个是谁。由于照片中的大部分人在六架村,黄老建议我们立刻前往。就在我们离开之际,走来一位老妇人。她默默地看着照片,缓缓地指着照片中的一个人说:“他就是我的丈夫,已经去世了。”黄老连连说道:“他就是当年的书记,我们还是好朋友呢。”荏苒45个春秋岁月,生老病死,也是自然规律。但黄老得知好友离世的消息后,不免还是心情沉重。

  李芳兰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,她搭乘我们的小车带路。不多久,雨歇了,车子在六架村村口的小广场停了下来。此时,一大群人正在溪边修建桥梁,大家都停下手中的活计,围拢了过来。看到照片上一个个熟悉的面孔,大家一时炸开了。有的说,这个就是我;有的说,那个是某某;还有的说,相片里头有我的爸妈,还有我的岳母……

  此情此景,让黄老感慨万千。当年风华正茂的他,与“爱民模范连”的指战员们为这里的瑶寨山区修桥筑路,与瑶民兄弟姐妹一起歌舞联欢,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军民鱼水情。可岁月却如村前的溪流,不舍昼夜地淙淙而去。当年照片中的男女青年,已成了驼背弯腰的老头、老太太;当年照片中天真烂漫的小伙子、小姑娘,有的已做了爷爷、奶奶了。

  黄老问起当年的学校、村寨,村民们告诉他,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,他们已从山上搬到山下较为平坦开阔的地方了,就是现在的村子所在地。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,只见云雾缭绕,满目葱茏而又迷迷蒙蒙。往昔的学校、瑶寨,都被茂密的树木、植被覆盖了。黄老的心里陡然间充满一种莫名的怅然,但当他转身看到村子里停放着好几辆小车,再联想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时,心情渐渐开朗起来……

  一位背着孩子的村民指着照片说:“当年背上的那个孩子就是我,我的父母都还健在,我妈今年已经83岁了,我爸身体还好,刚才还在村子里转悠呢。”黄老听说后,赶忙前往他家。

  听说家里来了贵客,这位村民的母亲赶紧从被窝里爬起,穿上瑶族服装从里屋出来。黄老亲切地与她攀谈。岁月的风霜,能让一个人容颜衰老,黄老从这位瑶族老妪的眉宇间,看到了当年“女突击队员”的风姿。老人如今还可以自由行走,身体还算硬朗。

  离开六架村前,黄老要大家照一个合影,留作纪念。此时,从村子另一头走来一位长者。他兴高采烈地指着黄老说:“我认识你,你就是当年帮我们照相的摄影记者。”实际上,他比黄老还小一岁,黄老当年的照片,定格了他们青春的美好形象。

  中午,我们回到长垌乡。李芳兰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她家作客,说要亲自下厨招待我们。但黄老不想麻烦瑶族乡亲,我们就在边上找到一家小餐馆吃饭。李芳兰见状,赶紧从家里拿来山里特有的蜂蛹、烘焙过的小鸟和鱼干等,让我们美美地享用了一餐地道的山货。

  午饭后,我们回到了县城。晚上,我们一行人商量明早离开金秀。一个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出现了——

  原来,李芳兰在我们离开后,迅即把我们此行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。当晚,在县城里带孙子的李玉花就来了。她认出了照片中的自己,黄老连连点头。岁月如流水,当年的小姑娘如今也已退休在县城里颐养天年了。李玉花说,长垌乡明天有人想来看看黄老,并说在县农行工作的陶涛也专程从柳州赶回来见面……

  相见本来就不易,再见或许更难。听到这个情况后,黄老果断地放弃了原计划。

  第二天中午,我们约定在一家瑶寨菜馆见面。除了已经认识的李芳兰、李玉花外,在长垌乡没见到黄老的李庆,特地放下手中的活计赶来,说是怎么也要见上黄老一面。在县农行任职的陶涛,特地风尘仆仆从他儿子工作的柳州赶了回来。

  大家觥筹交错,话语滔滔。忆当年,谈往事,话别情。

  在陶涛的心目中,黄老在80岁高龄的耄耋之年,能念这份旧情,不顾旅途劳顿,从深圳来到偏僻的瑶寨,这本身就足以让人感动。他主动为午餐买了单,并一再要求晚上再作安排。盛情之下,我们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  晚餐席上,更加热闹了,人数更多了,原县文工团的胡玉英与陶桔红也来了。当年,她俩一个是“一曲清歌声绕梁”的歌唱演员,一个是“宫倾玉碎舞轻尘”的舞蹈演员。细心的胡玉英还特意从家里的老相集里,带来当年黄老为她们拍摄的靓照。照片中的她们,正是如花似玉的豆蔻年华,真真是肤如凝脂、吹弹可破的小美人啊!当晚,大家格外尽兴,谈笑风生。你说家庭亲情,我说工作履历。而黄老的到来,也为他们这帮多年难得一见的老同学创造了聚会的机会。

  次日清晨,怀着依依不舍的情谊,黄老一行就要离开金秀了。陶桔红等人赶来送行,大家依依话别。热情的瑶家人还送给大家好多土特产,小车的后备箱里,有陶涛送给大家的“瑶寨老酒”,每人的行李包中,有陶桔红专门托人从山里带来的蜂蜜。

  瑶家人的盛情,溢满了我们整个胸怀;瑶家人的礼节,更让我们体会到了各民族之间的和谐与友爱。

  就要离开金秀了,黄老无比感慨,当年落后、闭塞的瑶家山寨,如今正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。当年照片中的那群小朋友,尽管大都退休,但他们都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为瑶乡的建设发挥过积极作用。

http://zolotoj-plyos.com/changdongxiang/5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